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公正公开 >
期货公司“输血”风险管理业务 低利润业务为何
期货公司“输血”风险管理业务 低利润业务为何被青睐?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姗 似乎渴求资本的风险管理业务已成行业竞技的主战场,但低利润业务何以可持续?

8月4日,南华期货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获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通过。根据南华期货此前公布的增发预案,此次募集资金不超过15亿元,其中10亿元拟投向风险管理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另一家A股上市期货公司瑞达期货公开发行6.5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中,3.5亿元的去向亦是风险管理业务。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已有中信期货、东证期货、国信期货、兴证期货等期货公司获得“输血”,从资金流向来看,风险管理业务成为各家争抢的“新赛道”。

近年来,设立风险管理子公司成为期货公司转型的重要抓手。通过风险管理子公司开展基差贸易、场外衍生品业务和做市等业务,日益成为期货公司利润重要增长点。而与井喷的营收相比,其利润微薄又成为行业痛点。

竞技赛道

据悉,2012年12月份,为了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在证监会的推动下,风险管理子公司顺势而生。截至2019年的10月底,85家子公司行业资产达到了2013年的24.6倍,净资产、注册资本分别达到了2013年的13.6倍和15.1倍。2019年1-12月实现行业累计业务收入1780.04亿元,这是2013年全年的55.43倍。

行业规模增长之快。在业内人士看来,风险管理业务是期货行业未来发展的广阔蓝海。但该业务对期货公司的资金实力有着较高要求。这也成为南华期货继去年8月30日IPO上市公开募资2.8亿元后,又迅速启动了此次募资15亿元的定增行动的原因之一。

数据显示,2019年南华期货旗下风险管理子公司南华资本各项风险管理业务规模快速增长。其中,基差贸易方面,2019年度贸易收入89.63亿元,同比增长124.58%;场外衍生品业务方面,2019年公司名义本金为1748.10亿元,同比增长126.72%;做市业务交易额达到 3619.43亿元,同比增长182.40%。

记者梳理部分期货公司年报发现,风险管理业务成为各家期货公司营收的一大亮点,亦是期货公司业务竞技的主战场。

南华期货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当期营收同比大涨107.91%至95.38亿元,其中仅风险管理业务就贡献了90.84亿元,同比增长123.33%,占总营收的95%以上。南华期货称,2019年度,公司营业收入大幅增长,主要系南华资本开展风险管理业务中的基差贸易产生的配套贸易收入大幅增长。

再如瑞达期货,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9.51亿元,同比增长101.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1亿元,同比增长5.30%。其中,风险管理业务收入占营业总收入的66.88%。虽然与南华期货相比,瑞达期货风险管理业务规模相差较远,但风险管理业务已然成为其发展的重点,营收规模较前一年增长了354.91%,相比之下,同为创新业务的资产管理业务增幅仅为65.97%。

而期货行业龙头公司永安期货2019年以风险管理业务为主的其他业务收入更是高达206.78亿元,占公司营业总收入的 90.16%,同比增长50.40%。

期货公司纷纷在风险管理上发力,资金的助力必不可少。除了南华期货本次增发之外,今年1月份,创元期货公告称,拟出资2.33亿元对全资风险管理公司苏州创元和赢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进行增资。今年7月份,瑞达期货拟使用公司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的资金对风险管理子公司瑞达新控增资3.5亿元。增资完成后,瑞达新控注册资本增至6亿元。

此前,中信期货、东证期货、国信期货、兴证期货等期货公司也获得资金“输血”,风险管理业务成为资金主要去向。

中期协近日公布的最新一期风险管理公司试点业务情况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风险管理公司行业实现业务收入868.96亿元,同比增长11%;净利润6.27亿元,同比增长42%。截至2020年6月30日,共有84家期货公司在中期协备案设立86家风险管理公司,其中有85家风险管理公司备案了试点业务。行业总资产830.36亿元,同比增长74%,其中注册资本280.56亿元,同比增长27%。

对资金的渴求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多位期货公司人士处了解到,风险管理业务下的配套贸易,是期货公司近两年营收大幅增长的原因,而靓丽营收背后,利润微薄的痛点显露无疑。做大规模,积少成多,成为各期货公司的选择。而风险管理业务对资本的渴望,不会止步。

2019年南华期货风险管理业务营业收入 90.84亿元,同比增长123.33%,但同期该业务成本也出现暴增,同比增长124.41%,增幅甚至超过营收,营业成本达到90亿元。

同时,贸易收入与该类业务涉及的贸易成本同步波动,收入与成本变化相抵之后,对报告期内公司利润影响较小。由此可见,风险管理业务“利润微薄”明显。数据显示,2019年南华期货风险管理业务毛利率仅为0.92%,全年归母净利润仅0.79亿元,同比下跌35.84%。

2019年瑞达期货收入占比最大的风险管理业务,营业利润率也并不高,仅为1.03%,而资产管理业务的利润率高达94.27%,期货经纪业务利润率也达到45.70%。

据北京某券商系期货公司人士介绍,“由于现货产业链上下游的贸易商缺乏流动性,通常需要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先行垫付货款,子公司收取相应的保证金和利息。贸易商再继续与下游进行货物交易,期货公司又可以在这个环节再做一次‘生意’。”该期货公司人士表示,配套贸易即是期货公司为贸易商提供服务,不牵扯其中的货物,但又全程参与。这其中垫付货款产生了大量的成本,交付货物又带来了大量的营收。

货物运载的过程中,贸易商担心商品价格波动,风险管理子公司会进行场外期权、期货套保操作,产生更多的收益。但该期货公司人士表示,这部分收入与配套贸易产生的流水无法相提并论。

华东某风险管理子公司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风险管理业务中的期现套利业务需要大量现金来展业,它并不具有期货的杠杆属性,即多少货值对应多少现金。此外,现货周转率也决定着资金占用时间,对自有资金量也提出了要求。

以铁矿石期现套利为例,如果一船货40万吨,按照单价800元/吨来测算,就需要3-4亿元。而一船货可能至少需要十几个大钢厂才能消化完,很难做到一到港就全部卖掉。“单从铁矿石这一个品种来看,需要的资金量就够多。所以按照目前期货公司的规模,想要发展风险管理业务,资本金是远远不够的,抗风险能力也较差。”上述华东业内人士道出了风险管理业务对资金强烈渴求。

向何处去

从整个期货行业来看,随着行业内同质化竞争加剧,传统的经纪业务虽然依旧是期货公司主要收入来源,但能带来可观收益却越来越难。而期货资管业务则身受行业条条框框限制,尤其是资管新规发布后,期货资管规模受到了很大影响。方正中期期货总裁许丹良对经济观察报坦言,“风险管理业务目前是期货公司取得发展的唯一突破口。”

对于风险管理业务营收好看、利润微薄的现象,许丹良认为,不排除一些期货公司为追求收入虚假排名而“做靓”业绩的可能,此外,做大收入流水,也有基于获得银行授信的考虑。“风险管理业务是占有很大专业附加值的。”许丹良认为,这一业务是能够做到优质优价地服务于产业客户,但目前行业发展并没有达到理想状态。即便如此,许丹良依旧坚定看好这一市场。他认为这一业务是未来中国期货行业发生质变的土壤。“中国期货公司利用场内交易的标准化产品,为企业客户个性化的风险管理需求提供一揽子服务,是风险管理子公司现在和未来发展的唯一方向。”

在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看来,传统的经纪业务费率下滑已成趋势,每家期货公司都在着力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专业盈利能力,加码风险管理业务是必选项。“期货公司增资风险管理业务,主要目的是提升期货行业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专业能力,在足够的资本金加持下,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规模有望进一步做大,这一业务对期货公司利润的贡献度也会进一步提高。”

王红英认为,一些头部期货公司一年的净利润已经能够达到数亿元,甚至高于很多上市公司。“未来,风险管理子公司发展的趋势非常清晰,只有做大做强,拥有更多资本、人才、技术平台,才能给期货公司带来足够的利润。”

浙江某期货公司人士认为,“风险管理业务规模不断扩张,作为期货公司,既是在追求量,也是在追求利润,但是在没有赚钱的情况下,能有量的积累、客户的积累,也是不错的选择。”

另一位风险管理子公司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拿风险管理子公司对标一个行业,最接近的应该是批发零售,但也和批发零售业有所不同。”该人士接着说,“因为基差业务属于大宗商品贸易,具有零售业务利润率低的特点。”该人士认为,如何提高总资产收益率,或许只能通过提高资产周转率或杠杆率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