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潮流信息 >
日韩半导体争端一年后摩擦再起,两国关系再陷

继“疑似安倍下跪谢罪”争议雕像事件后,韩国又对日企资产下手,一周之内两度触怒日本。8月4日,韩国法院对二战中强征劳工索赔案被告方日本制铁公司(原新日铁住金)下达扣押其在韩资产命令,当天生效。对此,日本制铁7日正式提出上诉。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外相茂木敏充、财相麻生太郎相继发声,警告韩国此举将引发严重后果,日方将考虑反击。共同社称,如果韩国变卖日企资产,日本予以反制,日韩关系将恶化至二战后最差局面。

“战后最差”、“史上最坏境地”、“建交以来最糟局面”,近两年来日韩关系被频频冠以这样的评价,二战强征劳工案的纠纷是矛盾升级的核心之一,双方纠缠不清,恐陷入报复的恶性循环。

对此,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所副教授王箫轲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日韩关系趋于恶化,但并非没有改善的机会,如果邻国斡旋,维持地区的经济合作,或能促使日韩两国缓和矛盾。另外,如果日韩继续交恶,美国也会对韩国施压。

日本的“缓兵之计”

一年前,日本政府对韩国采取出口管制,对外宣称出于国家安全考虑,而韩国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与二战强征劳工案相关的一次对抗措施,因为当时韩国外交部不同意按照《日韩请求权协定》设立仲裁委员会。如今,两国又因劳工案“拔刀”相向。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大邱地方法院浦项支院根据被强征劳工及遗属的请求,4日对日本制铁在韩公司所持的81075股股票下达扣押令,股票价值约35.6万美元。如果日本制铁7天内不上诉,韩国将着手变卖资产的相关手续,最早今年年底才能变现。

日本制铁强调,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已经完全地、最终地解决这一问题,因此选择上诉。强征劳工案的原告代理律师林宰成接受韩国媒体MBC Radio采访时批评日本制铁,指责对方没有正当理由提起上诉,只是为了拖延时间。韩国政府希望日方尊重判决结果,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

日本政府表明,将坚决应对,但并没有明确对抗措施。据时事通信社报道,日本外务省4日向韩国施压:“资产变现措施将对日韩关系的终结起决定性作用。”这是一周之内,日方第二次对韩发表类似言论。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7月29日就疑似的“安倍谢罪”雕像评论“将对日韩关系造成决定性影响”。

日本京都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中西宽对澎湃新闻表示,日本对韩国扣押日企资产早有预料,可以采取的反制措施有很多,但并没有立即行动,仍停留在施压阶段。因为日本政府很清楚,强势对抗无法直接解决二战劳工案问题,也不能促使韩国改变方针。而且,当下的回应方式能得到民众的广泛支持。但是鉴于两国立场强硬,可以预料将面临旷日持久的矛盾,而日方希望能够放缓矛盾激化的过程,在韩国2022年大选换届之前尽量不要发生实质性的冲突。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已在5日记者会上表明:“将把所有选项纳入视野范围。”《韩国日报》报道称,日本针对二战强征劳工案的相关裁定已经进行过两轮报复,一是对韩实施出口管制,二是将韩国从贸易优待白名单中移除,现在应该已准备好报复的B计划。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内部正在商议可以采取的对应措施,包括限制向韩国人发放签证、召回日本驻韩大使、对韩国商品加征关税、扣押在日的韩企资产。政府相关人士认为,疫情期间日本原本就已限制韩国人入境,停发签证的效果不大。召回大使具有政治意义,但是不能对事态发展发挥作用。而经济层面的措施应该慎重考虑,否则将招致韩国强烈抗议。

日本去年7月对韩实施出口管制,对韩国支柱产业半导体造成巨大打击,韩国民众发起“抵制日货”运动,从啤酒到汽车销量锐减,日企损失惨重。据韩国《中央日报》6月报道,日产汽车、日本光学与成像公司奥林巴斯、优衣库姐妹品牌GU均已撤出韩国市场。中西宽指出,“若日本采取经济措施,可能导致两败俱伤的后果。”

日韩交恶牵扯美国利益

为应对可能遭遇的报复,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金仁澈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韩国政府随时可以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一年前,韩国就曾通过终止GSOMIA来威慑日本,但遭美国施压后推迟终止该协议。

韩日军情协定是在美国力促下达成的,推动美日韩三国合作。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和军事委员会领导层去年11月曾提交一份议案称,GSOMIA的终止将直接损害美国国家安全。

韩东国际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朴远建接受《韩国日报》采访时分析,如果韩国决定终止GSOMIA,美国的反对态度将比去年更加强烈,华盛顿希望通过美日韩同盟来与中国对抗,中美关系愈发紧张之际,此协定保障下的同盟显得更加重要。

“日韩明明是同盟国,却将美国逼入艰难立场。”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8月就日韩贸易争端表态,要求两国改善关系。时隔一年,“战火”烧到世贸组织(WTO),WTO争端解决机构(DSB)在7月29日的会议上同意设立专家组来调查日韩出口管制争端。这意味着两国不能通过对话解决该问题,使得争端长期化,美国不得不再一次出面介入。

在WTO争端解决小组召开的第一次会议上,美方代表称,只有日本自己才能够判定需要采取什么必要措施来保护其国家安全,安全领域的争端不应由WTO来裁决。时事通信社称,美国此言显示其站在日本这一边,在韩引发不满。随后,韩国贸易、工业和能源部否认美国“选边站”的说法。

据美国杂志《国家利益》报道,美国将美韩同盟定义为“和平与繁荣的关键”,而美日同盟是“和平与安全的基石”。不过,特朗普政府近年来实际上正在削弱美日韩同盟,不断施压迫使两个亚洲盟友在经贸和防务开支方面向美国让步,破坏了同盟间最基础的信任。

“命运之月”

今年8月,日韩关系将迎来多重考验,日媒也将本月称为日韩的“命运之月”。8月14日,韩国将迎来慰安妇纪念日,是否再次要求日本道歉将成为焦点。紧接着8月24日是日韩军情协定续签的最后期限。8月底,安倍和文在寅都将赴美参与G7峰会,双方会面情况备受关注。另外,世贸组织总干事遴选进入关键阶段,韩国希望日本能够支持韩方竞选人。日韩分析人士认为,双方关系走向不乐观。

“我们正在和日本分道扬镳。”文在寅在7月的一次演讲中说道,这被日媒称为“和日本的诀别宣言”。

自1965年日韩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发展50多年,且都是美国在亚太同盟体系内的盟友。但是自2019年年初以来,日韩龃龉不断,尤其是在“慰安妇”和“二战强征劳工”问题上的分歧加剧。韩国总统文在寅去年1月就日韩关系表示:“面对历史问题,日本政府应该采取更加谦虚的态度”。

王箫轲认为,文在寅之所以对日强硬,一方面是因为拥有稳固的民意基础,韩国人对日本的好感度急剧下降,对韩日关系的看法也从侧重于历史问题的转变为涵盖经济、安全等多种问题,韩国社会的反日情绪对政府决策形成了巨大压力。另一方面,文在寅想要履行选举承诺,以塑造共同民主党“革新”政党言出必行的形象,进一步为其坚定推行的政治经济改革创造氛围。同时,维持对日强硬形象,有助于稳固共同民主党支持者的基本盘,以为下一届总统大选做准备。

而日本政府对韩强硬的姿态也愈发明显,安倍内阁认为文在寅政府在历史问题上出尔反尔,曾多次敦促韩方“遵守承诺”。去年安倍内阁改组,多名阁僚政治保守色彩浓重,韩国广播公司评论这是一届“对韩强硬内阁”,之后日韩对立将会加剧,两国均有声音期待下届政府能够带来转机。